关注我们

做保安月薪 3100,转做拍农村的短视频达人年入50万,内容产业里草根的狂欢

MCN机构MCN机构 MCN资讯 2019-02-18 1163 0

一年前,贵州人曹欢还在广州一家商场做保安,打工 8 年,最高月薪 3100 元。

现在,他已经是今日头条上的“超级网红”了,积累粉丝超过 60 万,年收入也达到了 50 万。

“对于其他的演讲嘉宾来说,可能50万粉丝并不是很多。”10月,在今日头条举办的一次活动上,曹欢进行了他人生中的第一次演讲,但是,“我去年还是一个商场保安,我没想到今年能够站在这里。”

想不到的不仅仅是他,还有他身边的人。当初,他从广州回到贵州的家里,很多人并不看好他拍视频,现在,他们接受并认同了曹欢的做法。

他的角色转换还在继续,入局短视频的门槛正在降低,内容生产者原有的权利边界被打破了,越来越多的平民开始自我生产内容。平台为了取得更多人的认同和追随,动用了补贴、资源扶持等手段,原来高高在上的、只属于精英主义的内容生产权再次被“下放”和“摊平”。

他们在共舞的时候,散发出来的气息是金钱、急躁、涌动、竞争、励志、勃勃生机。

做自媒体能挣钱吗?

曹欢,是头条号“欢子TV”的作者,他的头条号专注拍摄农村原生态生活短视频,现在开始涉足电商和公益领域。

最开始,他的视频策划、拍摄、出镜、剪辑、运营都由他一人负责。

曹欢的家乡在贵州省黔东南苗族侗族自治州的一个苗寨。家里有三个孩子,他是老大。因为家中不富裕,2008年初中毕业后,他就外出打工了。出发前,他父亲给了他800块钱,再三叮嘱他要好好照顾自己,省着点用。

他的第一份工作是蔬菜搬运工,工资是1400块钱,拿到了人生中第一笔自己挣来的钱,他开心极了,寄了1000块钱回家,留400块钱自己用。

2010年,曹欢18岁,成年了,加上当时每月能够拿到3000块钱的工资,有了经济基础,“想找一个女朋友”,之后,他在同一个工厂里找到了。那位姑娘是曹欢的初恋,谈了两年,他带着初恋回贵州老家见见父母。

带初恋回家之前他就在想,“我家里条件并不是很好,她会不会嫌弃我们家里面。”

“你们家条件怎么这么穷?”曹欢把初恋带回家后,初恋当着全家人的面这么说。她不客气的表达让曹欢的父亲很不高兴,而他自己也很难受,“最后还是分手了”。

分手后,他不想和初恋继续在一个工厂里上班,经朋友介绍,曹欢找到了一份保安的工作,每月3100元。那时,他并不知道这份工作将会成为他人生的转折点。

保安的工作相对清闲,他有很多时间玩手机,常常看短视频。看得多了,他跃跃欲试,“别人可以创作,我也可以创作呀”。

下班后,他组织了几个同事,自编自导自演一些搞笑视频,发到网上,想看看网络的反应。

这时,一个在报社工作的朋友——曾哥看到曹欢的视频后,建议其辞掉保安工作,全身心去做自媒体。

“自媒体是什么?能不能挣钱?”曹欢一脸茫然。

“你要做自媒体的话,你要把目前的工作辞掉,你才能做好,做得好的人,一年可能挣上百万,做得不好的人,可能一分钱都挣不到。”曾哥回答他。

这非常有诱惑力,但却也令他犹豫不决,不知道该怎么选择。“我还年轻,为什么不用几个月的时间去打拼一下?做得可以的话,可能比打工强了,做得不可以,我再回来做我的保安。”

第一个月,曹欢的广告收益只有1279元,这个钱根本不够用。受挫的他开始怀疑搞笑视频这条路太窄,琢磨着拍点别的内容。

曹欢身边都是和他一样外出挣钱的农民工,他们常常想念家里的田地、妈妈做的菜肴和农村生活。当时他就想:“现在还没有人拍农村短视频,农村短视频会不会更受欢迎?”

于是,曹欢下定决心回到贵州老家。

“回到家之后,我的父亲坚决反对。”曹欢的家乡是务工流出地,村里大部分年轻人都在外面打工挣钱,很少待在家里面。

他父亲吼他:“你待家里,简直不像话!”

除了家人的“排斥”,村里也流言四起,说曹欢拿着个破手机到处拍视频,不务正业。

做保安月薪 3100,转做拍农村的短视频达人年入50万,内容产业里草根的狂欢

曹欢

尽管如此,他还是将镜头对准了摸田螺、捉鱼、割稻、炒扁豆、煮南瓜粥、放牛、烤鸡……他将这些作品放到今日头条上,竟出奇地受欢迎。早期,他的一个视频在头条号发布当天就拿到了280万播放量、一万多条留言的成绩。他花了整整一宿才回复完。

很累,但也很美妙。

后来,曹欢整理了他的目标用户,有三类:一类是农村人,他们看曹欢的视频就是看自己;一类是向往农村生活的城市人;还有一类是进城挣钱、想家的农民工,他们也是占比最多的。

曹欢的野心

视频火了之后,曹欢更有干劲了,买了DV,后来又买了单反、滑轨和无人机。尽管有了设备,但拍摄还是很辛苦的,曹欢有次拍捉泥鳅,那天很冷,他在田里待太长时间,全身都湿透了。一连发烧了好几天,“差点挂掉”。

在连续拍摄了300多集的短视频后,曹欢进入到创作瓶颈期。家乡基本拍了个遍,素材越来越少,他要怎么保持一个稳定的内容产出呢?

这个时候,有一位湖南粉丝给曹欢发私信,提议曹欢去他家乡拍摄,曹欢觉得这个思路很不错,去了之后,拍出来的视频效果也不错。

今年下半年,曹欢和他的团队启动了“走进千村万户”的计划,他计划走到中国更多的农村去拍摄视频,他给自己定下了“5年内拍摄1000个村庄的10000户人家”的目标。

因为在头条拍视频赚到了钱,曹欢把两个在外打工的弟弟也叫回来,回乡帮他拍摄。现在,弟弟俩在曹欢的带动下,各自运营起自己的头条号,在家也能赚钱糊口。

村里人对曹欢的评价也不一样了,嘲笑他的人不见了,夸奖他的变多了。有人会去寻求曹欢的帮助,让他教年轻人拍视频。

以文字为主要传播载体的时代,像曹欢这样没有接受过较好写作训练的人,想依靠内容生产来获得收益是很难的。他没有任何办法和这样的专业内容生产者在同一个平台挣钱。

但短视频这种媒介载体的出现,让曹欢们有了机会。

新闻客户端正在消失的边界

曹欢可能还不知道,自己的出现至少为新闻客户端们找到了一条新路子:做社交。

在过去,作为个体内容生产者,他们更习惯于在正经的社交平台上分享自己的内容创作,比如QQ空间、微博、朋友圈。但在新闻客户端日趋雷同的情况下,平台的创建者们意识到,要想留住自己的用户,就要有除了资讯以外的更强的吸引力——建构人和人之间的关系。

比如,曹欢在头条号斩获了50万粉丝,对于曹欢来说,平台对他的重要性不言而喻,他有动力去一个拥有50万粉丝的平台继续生产内容。而对于喜欢看曹欢的作品的粉丝来说,只有在今日头条才能看到曹欢的视频,要想互动或者持续关注,就需要持续登陆今日头条。一来一往之间,粘性形成了。

社交关系只是新闻客户端们野心的开始。今日头条CEO张一鸣对自己公司的定位从来就不是单纯的资讯平台,他在不同的场合表达过要“把公司发展成一个产品”“做中国第一内容创作平台”。内容和社交关系成为了拓展其他边界的基础,比如电商。

“我老婆在刷今日头条、网易新闻的时候,还不忘记在上面买东西,我真是服了。”出租车司机雷钟(化名)说,他发现他老婆这么做已经有好些日子了。

“你平时用今日头条或者网易新闻的时候,会买吗?”刺猬君问他。

“会啊,不过没有我老婆买的多。”

“你为什么会在上面买东西呢?”明明有更集中的电商平台,他为什么不去淘宝、天猫或者京东商城购买商品,而是在一款资讯软件上购买商品。

“我下班后喜欢看一些新闻资讯,要跟紧时代步伐嘛,一边看资讯,一边看到合适的东西,就顺手买了咯。”他问刺猬君,“难道你不在上面买吗?”

雷钟和他老婆的购买行为大多出于“顺手”。但他不知道的是,他手中的资讯软件,乃至成熟的媒体机构,正在打破原先仅提供新闻资讯的边界,已经试水知识付费、内容电商等领域。

在信息爆炸、智能手机全面渗透大众生活的时代,用户需求、购买场景、购买行为等都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与雷钟一样的人还有很多,特别是网络原住民,他们对购物有“与生俱来”的需求。

为了抢夺这一需求的流量入口,京东和淘宝系都在发力,今年,他们花了很多力气在资讯软件上构建内容生态。

9月27日,网易与京东正式对外宣布达成战略合作,双方共同推出“京易计划”。这项计划将用户的消费场景和阅读场景结合起来,以后,雷钟在网易上直接购买商品的行为将会更加普遍和频繁。

不过,京东在前几年就已经与网易进行合作了,一旦你在京东上浏览商品,你的这项数据会被共享到网易新闻中,这才有了“在网易新闻手机端看新闻,为什么里面出现了我在京东看的商品的广告”的现象。

网易的心思不难猜,他想打造“一个平台、多种服务”的内容电商生态,这个生态为了获取内容和反哺内容生产者,网易会分他们一杯羹,给本身变现途径就有限的内容生产者增加变现的渠道和分量,通过导购、分佣等模式,帮助网易体系内的网易号机构与个人实现变现。

在内容上拥有天然优势的网易不仅仅给京东提供网易新闻一个超级流量入口,不论是线上还是线下,京东都有机会参与到其中来。

未来,网易邮箱大师、网易云阅读、网易公开课、网易LOFTER、有道词典、有道翻译官、有道云笔记等网易系产品,都可能与京东开展基于数据、内容、营销等层面的合作。

网易新闻的边界越来越模糊了,会让人们觉得这个内容平台变得愈加“四不像”——不像新闻客户端、不像购物软件、不像视频平台、不像社交软件,但是这些因素,它全都有。

他们的目标是超级内容平台

一个个巨型的内容平台正在中国互联网江湖中诞生,“新内容革命”已经改变了内容生产、分发、消费的所有呈现方式,从商业模式到管理机制,还在迭代的过程中。

2017年,是内容继续爆发式增长的一年,有不同平台主导的这次内容产业“大向前运动”影响的人群之多、范围之广、领域之深,足以撑得起大内容时代这个名称了。

不论是已经成型的网易新闻、搜狐新闻、新浪新闻、腾讯新闻,还是正在崛起的今日头条、一点资讯、天天快报,都不会再“一心只做资讯”了。他们的未来是“内容+N”的巨型平台,从内容产业链的上游到下游,全面打造打造超级流量入口。

从目前的发展情况来看,“N”是技术,是电商,是付费,更是社交。

今日头条上线微头条和悟空问答,腾讯新闻和天天快报加强“关注”功能,网易新闻上线“微资讯”,它们看似在探索、扩张边界,实则是往一个共同点走去:促成浅社交。

浅社交活动最能够让人产生联系,这种方式一旦产生,就能够产生信息,让人花费注意力。

有一个事实,雷钟也不知道,他被今日头条等资讯平台称为日活跃用户,在今日头条上,很多用户在24小时内,花了7个小时在上面刷资讯、看视频、回答问题、聊天交友。

雷钟在上面花费的时间不多,他每天都太忙了,架在他车方向盘的三台手机分别展示的界面是微信、滴滴打车和一般手机界面,前两个手机主要用于沟通和跑业务,第三个手机作为备用。

他使用那些资讯软件,也是下班后了。而为了提高信息抵达雷钟们的视野范围内,很多资讯平台都在前几年启用了个性化推荐技术,提高信息触及用户的效率。

现在,不同平台间还在继续深耕,因为用户对优质内容的需求依旧旺盛。今日头条的数据显示,在2016年6月到2017年6月,今日头条的用户对优质内容资讯数量的需求环比增幅达到了80%,优质内容消费数量环比增幅达到了250%。遗憾的是,并没有特别多的内容生产者和内容生产机构能够满足这部分人的需求。

输送内容的渠道已经逐渐成熟了,内容本身又回到了“王者”的地位。越来越多的资讯平台在试水新商业模式的时候,也在寻找新的内容来源填充平台,不惜花上上百亿的内容扶持基金。

2017年,是短视频风口继续猛吹的一年,视频成了资讯平台的标配,作为掀起这场“新内容革命”的先行者之一,今日头条激进扩展的版图继续延伸,从资讯产品到娱乐产品,整个产品线全面开花。

2月今日头条全资收购美国短视频应用Flipagram;7月上线火山小视频海外版Hypstar;8月上线抖音海外版Tik Tok;11月收购Musical.ly。

据统计,今日头条旗下的视频类产品已经达到了10个。它通过资本输出和产品国际版上线,温和的国际扩张已经变得激进起来,而这些产品都有今日头条旗下不同类型的短视频或者小视频产品的影子。

比如内容生产者和消费者之间的互补关系。用户是内容的主要提供者,这些用户也是内容的消费者,用户身上的角色随时都有可能发生转换,上一秒是消费者,下一秒就成为了提供者。在生产内容的背后,他们和曹欢一样,都有机会在这个平台中获得经济利益。

搭载内容的视频体裁在2017年有一个很明显的变化,从长视频到短视频,从短视频再到小视频,视频的时间越来越短。

但是玩的花样越来越多,人工智能技术介入到产品后,用户数据给不同的场景下了不同的定义,这些定义被延伸到平台和行业中来,开始形成行业规范,比如:小视频的时长标准是10秒钟以内,超出这个范围,就只能叫短视频了。

曹欢的视频时长多在5分钟内容,这被称为短视频,这个时长的视频足够说明白一件小事了。

在这个尽可能拥有公平机会的世界里,他是内容产业领域的代表产物,是时代生长出来的果实,是被社会部分人所接纳和追捧的宠儿,也是不断打破自我边界的代表者之一。

达人申请入驻请联系

微信:mcnjigou

邮箱:mcn#1im.cn(#换成@)
喜欢0发布评论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 昵称(必填)
  • 邮箱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