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注我们

女网红直播卖假货,判了3年

MCN机构MCN机构 MCN资讯 2021-07-17 616 0


女网红直播卖假货,判了3年  第1张


一位女网红在直播间内介绍产品,下一秒一群便衣警察走进镜头,带走了她。


这位女网红的主播生涯跟直播镜头一起戛然而止。近日,她的判刑结果出来了——被判处有期徒刑3年4个月,并处罚金人民币40万元。


其他团队成员,包括运营、助理、场控等,分别被判处有期徒刑2年至3年2个月不等,罚金5000至50000元不等。


女网红直播卖假货,判了3年  第2张

最近,网友还扒出已经悄悄地重组了家庭的林生斌,一直在网上卖着“爱妻”深情人设骗取同情,每场直播的销售额都在500万元以上。

女网红直播间卖假货被判刑网友拍手称快,打着缅怀的名义捞金的林生斌被骂惨。虚假繁荣的直播市场简直乱象丛生,亟需整治。


知假售假,直播年入千万


涉案主播是一名“头部主播”,在短短三年内就积聚了百万粉丝。据统计,她直播间场均观看人数在20万以上,场均销售额突破7位数,靠售假一年收入过千万。


事发来自于报案。2020年6月,上海虹口警方接到报案称,这位“网红”主播在某电商平台直播间内销售假冒该企业品牌的服饰。


两个月后,上海市公安局虹口分局侦破上海首例利用“网红主播直播带货”形式对外销售假冒注册商标商品案,抓获正在直播带货的廖某等犯罪嫌疑人50余名,其中41人已被依法批准逮捕。


同时,在浙江多地抓获售假犯罪团伙5个,查处窝点8处,当场缴获假冒多个奢侈品牌的箱包、服饰等各类商品3000余件,查证涉案金额500余万元。


女网红直播卖假货,判了3年  第3张


这位涉事主播带的货是大牌高仿。据办案民警介绍,这些商品有着某些奢侈品的专有设计和图案标识,展示时商品商标会贴上胶带,图片上也会进行处理。


在直播中,主播不会提及这些商品的品牌名称,而是用一些具有极强指向性的奢侈品品牌或款式的代号进行介绍,暗示是大牌、正品比如“香奶奶”。可谓是非常熟练警惕了。


女网红直播卖假货,判了3年  第4张

这位主播来自杭州九堡,杭州九堡、义乌江北下朱村等都是著名的网红直播聚集地。2015年前后,微商曾在这里成了一个风口,毁誉参半的微商走下坡路后就轮到了直播电商。


直播的带货效率明显要高于微商,但质量却不好说。


除了“一眼假”的假货,直播间里还有许多三标齐全的产品在打擦边球,主播直接说自己的产品是大牌。但仔细一看名字还跟大牌不一样,售价只有正品的百分之一。收割的是一批对大牌不了解的消费者。


比如英国潮牌Boy London就被多个账号盯上,他们仿制出了一批logo和名称及其相似的品牌,有的叫Boy Lonqwe,有的叫Boy Mete,每件售价百元左右。


在盐财经记者问及相关产品是否正品时,主播均表示“绝对正品,假一赔三,可以穿去专柜”。经查阅,这些品牌都注册了商标,但并无线下专店。直播间里相关产品在展示时,都被刻意遮住了领标上的logo。


前段时间,快手头部主播“二驴夫妇”直播间内卖假朵唯手机翻车了。


女网红直播卖假货,判了3年  第5张

7000万粉丝的“二驴夫妇”在直播间称,价值4999元的“朵唯12Pro”找他们买只要899元,绝对正品。但后来被购买用户发现该产品是假货,随后快手宣布“假一赔九”,其中3倍来自主播,3倍来自品牌方和商家,3倍来自快手电商。


直播电商的每一个环节都让人防不胜防。“二驴夫妇”销售的山寨机属于以假充真,平台和主播有没有做品控工作。但即便是口碑不错的主播也难以甄别商品的真假,比如罗永浩主动承认卖过假羊毛衫,出现问题是因为产品的代理商授权书是伪造的。


数据显示,2020年,全国12315平台共受理“直播”投诉举报2.55万件,为消费者挽回经济损失835.53万元。其中“直播带货”占比近8成,同比增长357.74%。


直播间里的小丑和商人


直播间里,主播的百万人气也有可能是假象。人气、粉丝等数据都在市场上明码标价。


一位抖音流量卖家告诉盐财经记者,抖音直播间的人气业务有很多种,无点赞灯牌和互动的100人人气需要100块一小时,500人以上可以议价。就连直播间的互动也可以买,4元一个人,可以根据直播节奏实时互动。


抖音卖东西需要开橱窗,门槛是一千粉丝。一千粉丝也就一百多块,很多人都是选择直接买粉获得开橱窗资格,随后卖货还能刷单刷量。这比开淘宝店铺容易,毕竟淘宝还要缴纳1000块的保证金。


现在还有机构专门开设带货培训课,系统化地学习带货话术,比如“把‘要’字打在公屏上”。一位电商直播培训机构的工作人员对盐财经记者表示,他们除了直播培训,还会负责推荐就业,有一条龙服务。


女网红直播卖假货,判了3年  第6张

图|某直播培训课程宣传图


卖货主播重人设,用户买产品常常是基于信任关系。一些网红主播为了卖货,还经常会贡献影帝级的表演,比如声嘶力竭地喊是自己在倒贴钱回馈粉丝,旁边还有工作人员假装拒绝配合表演。


前段时间,在快手被封号的殷世航就借着订婚的噱头在直播间卖假货——卖的都是未婚妻用的手机,爱喝的酒等。订婚是假,就连直播间里出现的父亲也被网友指出不是真的。当天晚上,他就接到了23万条的举报,依然挡不住他赚得盆满钵满。


女网红直播卖假货,判了3年  第7张

图|殷世航2020年末用一场“选妃式”求婚顺便卖出800万元纸巾的操作,当天成功登上热搜


“小镇青年”和“渠道下沉”一直是快手和拼多多这两大应用给人的固化印象。拼多多在这条路线获得成功的同时饱受争议——充斥着大量假货、次货,屡屡被人诟病。快手也如此,很多人甚至觉得它们的用户是同一批人,嘴里喊着老铁,刷着快手,时不时让人“砍一刀”。


拼多多2020年的财报出来后,舆论哗然,五环外的“下沉人群”竟然帮拼多多成功超越了阿里。下沉用户的市场价值与消费潜力,在快手的电商消费数据上也有所体现,席卷下沉市场。


2020年快手电商前11个月达到3326亿元,抖音电商1000亿元。但目前,短视频平台的商品甄别、客服响应、售后保障、物流发货都不尽如人意。


“家人们,这个价买不到真货。”有些直播间直接卖山寨货,用户仍然愿意买单。早在2019年6月,新华社就发文质疑:快手沦为售假“帮手”?


快手电商在4月发布了打假战报,首次对快手电商打击假冒伪劣商家及假冒伪劣货品情况进行公示——清退了24个团伙共计2093个账号。


今年6月,抖音电商也公布了《电商创作者管理总则》阶段治理成果,有78176名带货达人因违规被平台判罚,其中百万粉丝以上的达人有2223人。


女网红直播卖假货,判了3年  第8张

图|抖音公布《电商创作者管理总则》


但面对数亿的月活用户,平台审核起来并不容易。即便通过算法,也很难发现那批故意规避的账号,背后的供应链更是鞭长莫及。


作为电商渠道,野蛮生长的短视频正在经历的一切,淘宝和拼多多都经历过。马云说,要像查酒驾一样打假。黄峥说,历史不会厚待谁,每个时间段的阵痛都会经历。


无论如何,直播电商还将继续保持高速增长态势。抱有侥幸心理的,难免会在这条路上翻车。

版权声明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MCN机构网立场。
本文系作者授权xx发表,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喜欢0发布评论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 昵称(必填)
  • 邮箱
  • 网址